产品展示

产品展示

洱海与大蒜不可得兼? ——从洱海治理谈如何实现两山论

     嘉博文从日本请来五位著名的大蒜研究学者和种植专家,会同全国大蒜交易中心的山东金乡农业局和研究所的领导专家共聚洱源县,对洱源县大蒜种植向生态农业转型进行了两天的深入探讨。一致认为:大理周边各农业大县如果能全面实行生态种植,将极大减少农业面源污染,这对洱海水质将产生根本性的提高。

1.jpg


        八月,大理的天气阳光明媚,天空清澈湛蓝,白云变幻万千。行驶在洱海环路上,苍山云遮雾绕,洱海一望无边,让人不得不感叹大自然对大理真是特别的眷顾。可惜的是,本应游人如织的苍山洱海却显得比往年冷清了不少。长期以来,洱海美景吸引了上千客栈与餐饮服务业环湖而建,不少客栈和餐馆的污水直接排放到洱海,加上环湖农业大县的农田施用的化肥和农药随着水土流失最终进入到洱海,对其水质和水环境造成严重影响。洱海已经爆发过几次大面积蓝藻。今年4月,大理市政府发布通告,开始对洱海流域水生态保护核心区的餐饮客栈服务业进行专项整治。要求整治范围内的所有餐饮和客栈经营户一律自行暂停营业,直到环保核查通过。因此,本来是洱海的旅游旺季,却因客栈餐饮等服务业大量暂停营业而受到影响。 


洱海的困境

        洱海的困境由来已久。洱海属高原湖泊,云南省第二大淡水湖,湖面约256平方公里,最大湖深20米。有近80万人饮用水来自洱海。洱海水质介于二类和三类之间,虽然远远好于劣五类的滇池,但长期以来,洱海流域内的宾馆、餐馆、洗车场等所有污水直接或间接排入洱海,很多没有任何污染治理设施。更为严重的是,流入洱海的主要河流由于沿线有大面积农田和畜禽养殖场,农业、化肥等面源污染和畜禽粪便污染较为集中,不少河流在流入洱海前就已经是IV类甚至V类水质。长期的污染负荷增加,使洱海水质已经处于由中营养向富营养过度阶段,一旦外部条件诱发,就很容易诱发大面积蓝藻。再不加快整治力度,洱海可能变为第二个滇池。

 

        财政部PPP中心网站显示,从2015年起,大理正在准备和正在实施的洱海环境综合治理的大型PPP工程达到七个,总投资额接近130亿。这其中包括环湖截污、入湖河道综合治理、城镇及村落污水收集与处理工程、湖滨缓冲带生态修复与湿地建设、农村环境连片整治。虽然不少项目的政府付费周期达20年左右,两年内就启动130亿洱海环境整治工程,既说明大理州政府的治理决心之大,同时如此高投入对于2016财年收入仅150多亿的大理州政府的财政压力也显然不小。

 

        然而,即便投入力度这么大,地方官员对于最为头疼的农村面源污染仍然忧心忡忡,没有破题良策。前述PPP工程主要针对的是提升洱海本身水质与湿地生态修复、城市与农村生活污水的收集与处理,却没有解决最为关键、对洱海水质污染最重的农村面源污染问题,也就是过量施用农药与化肥的老大难问题。不减少农村的农药与化肥施用,目前投资130亿的环境治理工程到底能否让洱海的水质达标,谁心里都没有底。

 

        然而一涉及农村面源污染治理问题,不少决策者就举棋不定。中国农民多年的粗放式耕作习惯不可能通过政府惯常的采用大规模财政投入与工程建设手段就能一次性解决的。事实上,大理的这个难题也是全国性难题。近年来,全国各地投入到水环境综合治理的PPP项目规模达数万亿,但鲜有针对农村面源污染问题的有效解决方案。绝大部分PPP水治理还是治标不治本的工程项目,典型的包括:生活污水处理站与管网铺设、工业废水的收集与处理、河道清淤、湿地修复、水景观等。然后如果不解决农村面源污染问题,数万亿投资对于水质与水环境改善能有多大效果,尤其是能有多长持续效果,其实仍然是个问号。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某些建设污水处理厂及管网的PPP项目公司竟然担心一旦污染源减少,污水处理厂没有足够的污水量进行处理,按照PPP合同从当地政府收取的污水处置费就会大为减少。

 

致富蒜,污染源?

        根据2016年公开数据,云南省是中国国家级贫困县最多的省份,共计73个,而洱海周边的各县恰恰就是国家级贫困县,包括洱源、剑川、漾濞、鹤庆、和弥渡等。这些县往往又是农业大县,拥有国家划定的永久基本农田保护区,如何帮助农民脱贫致富奔小康也同样是当地政府官员的重中之重。

 

        奇妙的是,位于洱海上游的国家级贫困县洱源县因其独特的地理位置与气候,拥有全国独一无二的种植独头蒜的风水宝地,因此成为全国唯一的独头蒜规模化种植县。这种剥开皮仅有一粒完整的大蒜营养价值和经济价值都很高。近几年,洱源种植独头蒜的农户每亩纯收入高达上万,种植大蒜的农田流转费也因此水涨船高,达5000-6000元一亩,远高于周边种植其他农作物的农田流转费。洱源县也有望成为云南第一个摘掉贫困帽子的县。

 

        蒜农目前的种植方式恰恰以多肥多水为特点,以提高大蒜产量,每亩大蒜的化肥施用量接近200公斤。其高氮、高磷成分是造成洱海富营养化的元凶,而高毒、高残留农药对生态环境的破坏不言而喻。当地政府有可能考虑 “采取断然措施”,通过强制流转方式减少甚至取消洱源县的大蒜种植,这样才可以大幅度减少农业面源污染,使洱海治理战确保成功。可是那些已经摆脱贫困的蒜农们,是否会因弃蒜而重归贫困呢?


绿水青山才是金山银山

        历史上,日本兵库县丰冈市曾是一种叫做东方白鹳的野生白鹳栖息地,同时也是日本著名的大米产区之一。明治维新后,日本进入近代化社会,大米需求量不断上升,农民开始大量使用农药与化肥,以求迅速增加产量。田间及周边湿地的昆虫、青蛙开始急剧减少,白鹳的食物来源逐渐消失。同时,兵库县的土地大都遭受农药污染,水稻田也逐步消失。1971年,日本最后一只野生白鹳死亡,标志着这一物种在日本灭绝。痛定思痛,日本开始从国外引入东方白鹳,进行人工养殖。同时兵库县也意识到保护农村环境的重要性,开始严格限制农药与化肥施用,通过30年的努力,恢复了白鹳所能栖息的野生环境,稻田里重现小溪和河流,鱼虾在水塘与沼泽里畅游。

 

        第一批白鹳于2005年在野外放生,两年后,第一只幼鹳就在野外出生了。逐渐的,当野生的白鹳成群结队重现稻田时,人们惊奇地发现稻田里产出的稻米也变得美味可口了,其营养和口感都优于其它产区的稻米。虽然白鹳大米因不施化肥和农药而亩产量减少,但因为土壤有机质大量提升,生态稻米的价格远远高于普通大米,稻农的收入不减反增。于是这种大米被命名为白鹳大米。

 

        “有白鹳的稻田种出的大米最好吃”成为日本稻农的理念。丰冈市通过修复环境,改变种植方式,放弃了以多施化肥提高粮食产量的生产理念,强调生态种植,以优质优价取胜。在重享绿水青山的同时,也收获了金山银山。


洱海与大蒜可以兼得!

        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聚焦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其中强调“三增”:农民增收,农业增效,农村增绿。如同工业一样,中国农业也急需进行产业结构调整。虽然中国的粮食生产已经连续12年增收,但是不少优质农产品仍然需要从国外进口。这恰如中国的钢产量虽然全球第一,特种钢材却严重依赖进口。随着城市人口增加和生活水平提高,人们对于绿色生态食品的需求与日俱增,对于食品安全尤为关注。中国农业必须改变以高产低质为特征的生产方式,通过转型生态农业,以优质优价为核心。这样既优化农产品供给结构,也提高了环境效益,对应对气候变化有积极作用,同时还使农民增加收入。而这一切的关键就是要重视耕地质量,改变现有耕作方式,推广农业信息化和农业科技创新。

 

        对于大理,让农民脱贫致富的当地特色主导经济作物却成为污染洱海的罪魁祸首,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再次使当地决策者面临似乎必须二选一的窘境。既然独头蒜是上天赐给洱源的独特农作物,能否采用生态种植方式,既维持洱源的特色农产品,又通过减少甚至杜绝农药和化肥的施用,从而消除大蒜种植对洱海造成的污染?更进一步,蒜农的收益能否在生态种植方式下不减反增呢?如果这三者能够实现,不正好是对农业供给侧改革的完美诠释么?

 

        为了探索洱源流域大蒜生态种植方式,北京嘉博文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曾因城乡有机废弃物循环利用和耕地质量提升项目而获得2017年保尔森可持续发展城市奖)(以下简称‘嘉博文’)与洱源县农业局农技推广中心等机构合作,对洱海北部洱源县的主导经济作物大蒜耕作方式进行了调研。洱源作为洱海之源,是洱海三大主要入湖水系弥苴河、罗时河、永安江流经县域,也是洱海流域大蒜主要种植区域。当地农户为追求大蒜产量,长期过量投入化肥,全年每亩化肥用量接近200公斤,远高于全国平均值,更是远远超过发达国家为防止化肥过量施用危及水安全而设定的每亩15公斤的上限。而且该县也是畜牧养殖大县,全县畜禽粪污年产生量约100万吨,近60%未得到安全还田利用,养殖污染物经雨水淋溶冲刷,随径流迁移、扩散、下渗,进入水体,成为农业面源污染物来源之一。

 

        调研组还对位于洱源县的洱海三大主要汇入流域弥苴河、罗时河、永安江周边的6万亩大蒜种植情况进行现场调查,发现均存在大蒜种植过程中化肥盲目过量施用,农田土壤富营养化严重,未经无害化处理的粪尿施用加剧了土壤重金属和病虫卵安全隐患,土壤生态系统生物种群失衡等问题。另据报道,洱海北部农田每年氮磷流失量现象十分严重。弥苴河、罗时河、永安江三条河流已成为洱海污染最为严重的入湖支流,水质平均为IV类水质,且水质呈现出较为明显的季节变化趋势,秋季10-12月至次年春季1-3月,水体总氮、总磷整体水平逐月递增,5-8月则整体逐月小幅降低或趋于平稳。这个季节变化与大蒜种植期非常吻合。这说明三条支流是典型的以农业面源污染为主的入湖流域。作为入湖水量占洱海年补水量60%、输入氮磷总量约占50%的三条水系流域,其水质恶化无疑直接影响洱海水质的变化。因此洱源县已成为洱海北部入湖河流污染控制与治理的重点区域。

 

        为了进一步探索洱海流域的生态农业种植和水土共治方式,嘉博文在2016-2017年的大蒜种植季节,租用了当地51亩蒜田进行试验,本着“有机肥替代化肥,生物农药结合物理防控代替高毒化学农药”的生态种植理念,采用获得国家专利金奖及国家技术发明奖的“生物强化腐殖化发酵技术”,利用当地养殖粪污高效转化的功能性大蒜专用生态有机配方肥料,开展了化肥与农药减量百分之三十(简称“减排种植”)和零化肥零农药(简称“零排种植”)两种方案与当地现有种植方式的比较试验研究,经检验得出以下几个显著结论:

01

以综合经济效益为目标设定目标亩产量。结果证明,两种试验方式的亩产量均达到目标产量值。

02

大蒜的主要生物活性成分大蒜素在零排种植试验比传统种植提高33%,减排种植提高13%。这意味着大蒜的营养价值更高,潜在市场价格更高。

03

 零排种植水体总氮年平均减排率达到78%,总磷年平均减排率74%;减排种植的总氮和总磷分别减少排放55%和53%。

        假设以上三条流域周边20余万亩耕地全部种植大蒜并采用零排种植方式,并且全县的畜禽粪污均得到高效资源化转化后安全还田利用,那么一年内水质将由目前的IV类水改善为II类水。即使采用减排种植方式,水质也将改善为III类水。



2.jpg


常规种植大蒜

3.jpg

减化肥30%种植

(与普通种植方式的大蒜出苗率及整齐度、长势无差异)

4.jpg

普通种植方式

收获的蒜果

5.jpg

减化肥30%种植方式

收获的蒜果



        八月底,嘉博文从日本请来五位著名的大蒜研究学者和种植专家,会同全国大蒜交易中心的山东金乡农业局和研究所的领导专家共聚洱源县,对洱源县大蒜种植向生态农业转型进行了两天的深入探讨。一致认为,洱源县的独头蒜减排潜力巨大、前景看好。同时洱海周边的其它农作物(高山蔬菜、梨、葡萄、核桃等),也应该加大研究和推广生态种植方式。大理周边各农业大县如果能全面实行生态种植,将极大减少农业面源污染,这对洱海水质将产生根本性的提高。


日本专家现场测定土壤相关指标
6.jpg

        当然,全面推广生态种植还有不少问题需要研究和解决,生态种植并非简单地不施用农药和化肥就行,而是需要农事技术的革新,种植科技的支撑,土壤检测与数据分析等等。对生态种植方式的宣传与示范也非常关键,因为农民大多不愿意冒险尝试新的种植方法,非常注重短期经济效益,并具有较强的从众心态。同时农地流转机制、优质产品的定价机制、有机产品的加工产业链、农田土壤的测土配方、农机具推广、有机肥质量标准、节水灌溉、农资电商等等,都是生态农业大规模发展的关键要素。必须认识到,中国的可持续城镇化离不开农业的可持续发展,这如同一个硬币的两面,无法分割。城市所需的安全食物、饮用水等基本生活物质,均依赖于农村的清洁环境所提供。

 

        洱源县的试验为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协同发展提供了宝贵的线索、思路和希望—生态农业在保护绿水青山的同时,完全可以让绿水青山所孕育的农作物更加优质,使农民通过增收脱贫收获金山银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