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中心 企业动态

企业动态

四川日报:一盘“剩菜”打造出来的财富链

来源:四川日报 2012-02-27 06:08:51

2月20日,成都宣布首个循环经济专项规划正式出台,明确提出成都将培育新型“静脉产业”。
    按照规划,在“十二五”期间,成都将推进国家餐厨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和无害化处理试点城市建设,中心城区餐饮业废弃物集中收集率达到76%。在经历过2011年令人揪心的火锅店“老油”风波后,这无疑是条好消息。
    几乎与此同时,记者获得来自成都市城管局的最新消息:该市将于年内出台餐厨废弃物管理办法,并着手制定相关技术标准。这意味着,俗称“潲水”的餐厨废弃物循环产业链已正式进入成都政策制定者的视野,其“无害化处理”及“资源化利用”有望转化为现实。
    如何设计合理的政策体系和收运体系,如何整合行政力量与社会资源,如何形成更具有高附加值的产业链……一系列的问题需要在“成都模式”的探索中得到解答。
试点以来成效初显
    拥有“美食之都”称号的成都,每天也生产着数量庞大的餐厨废弃物。7000余家餐馆、500多个单位食堂……据成都市城市环境管理科学研究院相关数据,成都市中心城区每天产生至少500吨餐厨废弃物。
    餐厨废弃物包括剩菜剩饭、废弃油脂等,具有含水率、有机物含量和油脂高的特点,一方面,它们是垃圾收运和处理的主要污染源之一,另一方面,人们更担心利用这些废弃物炼制的油再次流回餐桌。

    在北京嘉博文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CEO于家伊看来,成都拥有天然的餐厨废弃物产业链发展优势,“原料来源充足,后端产品市场需求量大。”

    在成都,循环经济与餐厨废弃物的融合萌芽于2005年。当年,成都市城市环境管理科学研究院首次对三环路以内餐厨废弃物数量进行了摸底调查。
    急于试点寻求突破口的成都与嘉博文一拍即合,陆续在双流、新津两地与当地政府合作,利用微生物发酵技术,将餐厨废弃物变成可改良土壤的生物肥料。
    “当时国内还没有成熟的模式可供借鉴,相关技术的安全性和可推广性有待验证,我们需要很谨慎,因此把双流与新津的两个项目作为试点,目前看来效果还不错。”成都市城管局基建设备处处长梁晓鹏说。
    试点为成都的下一步工作奠定了基础。
    根据成都市最新公布的循环经济专项规划,到2015年末,成都中心城区餐饮业废弃物集中收集率达到76%,建立起全市标准统一、资源共享、功能完备的餐厨废弃物信息化动态管理平台,实现餐厨废弃物产生源的定位和餐厨废弃物收运处理、污染排放参数等数据的实时监控、记录和共享,餐厨废弃物监管工作将达到国内领先水平。
    目前,成都市中心城区第一座餐厨废弃物无害化处理厂计划上半年建成投运;第二座处理厂已选址龙泉驿区,正在进行招标前期准备工作。两座处理厂建成投运后,将实现日处理餐厨废弃物500吨,基本满足成都市中心城区的处理需求。
    完善收运体系是破题关键

2月,双流县西航港街道办事处江安村,日处理餐厨废弃物能力达200吨的成都市中心城区第一座餐厨废弃物无害化处理厂正在加快建设,按照计划,今年6月即将完成并投入运营。
    眼看着处理厂一天天建起来,已经做了18年餐厨废弃油脂回收的徐青云却忧心忡忡。
    去年夏末的“老油”事件后,成都300家火锅企业签署“责任书”,承诺废弃食用油脂只能由具有资质的处置公司进行回收,青云废油脂处置有限公司榜上有名。
    徐青云仿佛看到了春天,但很快又感觉“不对劲”:合同是签了,油却收不来。一家火锅店签合同前承诺徐青云,每天至少能给200斤油,然而从去年9月至今,徐青云却连这家店的“油星子”也没见着。
     “主要是价格问题,一些‘游击队’给的价格是我们的两倍。”徐青云说。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餐饮界人士证实了徐的说法,“不少人找上门来要求高价买油。”
    高价买油的背后,是废弃油脂再度流向餐桌的危险。能否设计出一整套政策体系,建立起完善的收运体系,将成为成都破题的关键。
    此前,双流与新津试点的作法是,由当地城管部门统一负责收运,社会资源退出收运体系,只参与后端处理环节。
    按照成都市的初步设想,今后将遵循“谁产生、谁负责”的原则,实行统一收运,集中处置,不再向餐饮企业付费“购买”,餐饮企业还将为此支付相应的处理费用。
    除了收运体系,餐厨废弃物的处理还面临体制难题。一盘剩菜的回收处理之路,要跨过工商、食品安全、卫生、环保、城管、公安甚至农业等多个部门的门槛,职责分工都需要进一步明确。此前,成都市餐厨废弃物管理办法已经历了两次听证会,据透露,各部门的职责分工也是听证代表们争论的焦点之一。
提高技术含量“点废成金”

     “通过生物菌的高温发酵,我们用剩饭剩菜生产出的‘肥料’供不应求。”运行逾四年,于家伊将双流的试点项目称为“嘉博文在国内持续运行时间最长、最具有代表性”的项目。
    和生活垃圾不同,相比把餐厨废弃物“变没”,业界更加期待拉长其产业链,画好“资源化利用”这个循环经济的圈。
    于家伊认为,自己的产品具有双重优势,一是可以代替部分农业肥料,实现减肥不减产,二是同时可以改良土壤结构,解决土地板结等问题,不会造成二次污染。“达到一定规模后,利润相当可观。”于透露。
    事实上,依靠这门技术和较为成熟的商业模式,嘉博文已经吸引了高盛、青云创投等国内外知名风投机构超过2亿元的融资。
    于家伊表示,要实现更高的附加值,必须通过技术支撑,与下游产品实现行业标准对接。她表示非常看好双流的草莓种植基础,希望自己的产品与当地政府追求生态农业的诉求可以实现对接。
    相比之下,徐青云们的日子就难过多了。
    徐青云给记者算了一笔账:目前废弃油脂的收购价格在每吨2000元左右,将收来的废弃油脂进行简单的去水分、去杂质处理,卖给化工厂作原料油价格约每吨4000元,抛去损耗、运输和人力成本,几乎无利可图。
     “通过厌氧技术处理餐厨废弃物,技术较为成熟,但产品只有沼气、沼渣,比较单一,附加值不高,应用也较为简单。”成都市城市环境管理科学研究院蒋宇表示。
    事实上,还有一些回收处置企业将废弃油脂加工成饲料油,卖给饲料企业或养殖场,价格会远高于化工油。但随之而来的风险是,因达到可食用级别,饲料油有可能经过不法途径再回流餐桌。同时,一些专家对餐厨废弃物再回到食物链也有不同看法。
    据透露,成都的两座中心城区餐厨废弃物无害化处理厂都将采用BOT的模式,由政府出资建设基础设施,委托企业经营,处理技术和生成产品都将由企业自主选择。